前天在家庭医生打了一个疫苗,是那种每十年需要补打的那种,我应该和多数中国长大的同学一样,小时候打过一些,再后来就没人告诉我这些需要每十年补打了。我打的是破伤风,白喉,骨髓灰质炎和百日咳四合一疫苗,在国内对应的是DPT少了骨髓灰质炎这一项。那时候我们应该是对应吃的糖丸。打之前医生有警告过我接种后会几天很疲惫,可能会发热,身体无力以及疼痛,需要之后几天好好休息。我想着,也就这啊,没问题,当天就打。临注射时候医生又问我用哪个手写字,要打在不写字手的胳膊上,我当时依旧是觉得这边医生太谨慎了。

当天白天没啥感觉,到睡觉前都无任何感触,我以为就这样轻轻松松过去了。可躺下没一会儿就傻逼了,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就像重感冒最严重那几天的感觉一样,体温也上来了,不至于39甚至40那么高,根据我小时候经常生病的经验积累,这一定是37以上,甚至快要38的级别,属于低烧了。我想卧槽这可坏了,现在外边病毒闹这么厉害,我不会应为打个疫苗发烧被关进小黑屋吧,那可得不偿失了。一晚上那叫一个煎熬,无法入睡但是又困得实在不行,我也搞不清楚我那时候是睡是醒,半醒半睡吧。我甚至想好了第二天请病假不去公司了,医生说啥就是啥,好好休息。第二天早晨幸运的是发热没有了,不用担心被关小黑屋了,但是真是好疲惫啊,史无前例的疲惫,就像3天没睡觉一样。我想着我是公司的新人自己事儿太多给人家印象不好,就强打着精神去了公司。后来证实这真是个愚蠢的决定。去公司后我感觉我坐着都能睡着,比小时候网吧通宵第二天接着上课都还困,我告诉自己哪怕忍半天,中午食堂吃个饭再回去。那一上午真的是靠着意志力过来的。

中午十一点半吃了个午饭,我十二点十五就离开公司了,回到住的地方栽头就睡,真的是天昏地暗般的感觉。中间我记得大约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渴醒了,喝了一杯水接着睡。到了七点左右饿醒了,仓促吃了点东西又到头就睡,甚至衣服还穿着,一直到凌晨两点,又渴醒了,喝了一大杯水。我对我身体的求生本能还是很满意的,知道再困再累也要吃饱喝足。然后半夜两点喝杯水又接着睡到今天天亮。

直到今天我才差不多缓过来,与打疫苗过去了48小时吧,基本上精力回复了百分之九十,第一天晚上那种极度生病难受的状态也不见了,也证实了疫苗就是只是激活身体免疫并不是真正的病毒。也见识到了德国这四合一疫苗的威力,这真的不是医生太谨慎了,估计他们看多了吧。所以我又要给结论就是医嘱还是要听的,敬畏科学,敬畏大自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