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山楂时想到了之前生活的一个细节。

大约是两年前,那时候是考试周,每天没日没夜的在学校的图书馆写作业做练习,由于和小伙伴会约好一起学习,所以每天的自习室一般固定,甚至位置都是固定的。同一个屋子里也会有其他专业学生,这是背景。

这边的考试周能持续两单三个月,简直丧心病狂。在一个屋子里一起学习久了,很多之前不认识的同学也变得熟悉,甚至有时候还会有那种对于陌生人的关心,如果某个人没来自习,那是不是他生病了,或者今天有考试,总之祝福一切都好。两年前有一次的在图书馆复习,一天生无可恋的吃完晚饭大家又回到了自习室,我当天的同桌,另外一个中国人可能去了趟亚超,买回来一些零食,拆开了一包山楂然后递给我了一个,我接过来也只是看了他笑了一下表示感谢,我们依旧没有讲话,像极了高中时候和同桌偷偷上课吃东西,还不敢发出声音。他递给我的时候特别的自然,我接受的时候也是像我们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那样的随意。可是我们真的是不认识啊,没说过话,不知道对方的名字,甚至不知道对方学什么,我们只是在一个屋子里上了几个月自习。我能感受到我想描述的这个细节太过于微小,我都不清楚我又没有把那种陌生人间的惺惺相惜表达的到位,那一刻的时候我还感觉不大,可是越后来越来越对这种熟悉的陌生人件难以表达的情谊有深刻的回味。

还记得有一次是刚入学第一学期,刚入学我们就有一门叫做高频信号处理的课,听名字应该多数人就有了初步的认知,那时候我真是学这门课学到生无可恋,当时我还住在班贝格,每天需要坐火车100公里通勤,早晨7点起床大约八点多到达图书馆,然后晚上11点45离开学校,我赶00:01的末班火车回另外一个城市。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久好久,我记得光这一门课我就如此的样子看了两星期,简直到了怀疑人生的地步。我没记错的话考试时间应该是某一天的早晨八点,为了有个好的休息,考试前天晚上我和小伙伴10点是离开自习室,可能是同屋子的同学看到了我们这拨人最近两周那种痛不欲生的状态,以及当天晚十点收拾东西回家的表情,应该是猜到了第二天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一天,好几个熟悉而又不认识的同学看着我们低声说考试加油。我当时也是简单的说了声谢谢,那时候真的是被那简单的几个字给暖到了,比千言万语还感动。我们之间所有的对话就那一次,之后也再也没在见到过,我都没机会在他考试时候给予祝福,遗憾也如同缘分一样,你只能被动地等待或者接受,而自己能做的却有限。

题为山楂的记忆,写到后边也不再是写山楂。那就当作是山楂帮我带回的遐思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